火星棋牌

  • <tr id='5HcNjv'><strong id='5HcNjv'></strong><small id='5HcNjv'></small><button id='5HcNjv'></button><li id='5HcNjv'><noscript id='5HcNjv'><big id='5HcNjv'></big><dt id='5HcNj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HcNjv'><option id='5HcNjv'><table id='5HcNjv'><blockquote id='5HcNjv'><tbody id='5HcNj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5HcNjv'></u><kbd id='5HcNjv'><kbd id='5HcNj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5HcNjv'><strong id='5HcNj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5HcNj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5HcNj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5HcNj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5HcNjv'><em id='5HcNjv'></em><td id='5HcNjv'><div id='5HcNj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HcNjv'><big id='5HcNjv'><big id='5HcNjv'></big><legend id='5HcNj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5HcNjv'><div id='5HcNjv'><ins id='5HcNj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5HcNj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5HcNj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5HcNjv'><q id='5HcNjv'><noscript id='5HcNjv'></noscript><dt id='5HcNj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5HcNjv'><i id='5HcNj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03月01日 星期日

                老網站入口|

                微信關註

                微博互動

                最新信息
                字號:【
                天津醫療隊赴武漢戰疫“滿月”:你陪著武漢,我守著“咱家”
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外摘 點擊數:303 更新時間:2020-02-28

                  2月25日晚餐時間,武漢市青山區委黨校,天津赴武漢第一批支援醫療隊一隊駐地食堂,五位來自靜海區醫院的醫護人員不期而遇,對於他們來說是個小驚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同住一個大院,工作在同一棟醫療樓,因為輪崗時間不同,趕在一塊兒並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晚飯時間,單昆拿來兩個鹹蛋,再過幾個小時,就是五人來武漢“滿月”的日子。從並不卐熟悉,到生死戰友,一個月經歷了太多,改變了太多;一個月家裏還好嗎?科室的同事還▆好嗎?

                  一口鹹蛋吃出家的味道,嘗出對家的牽掛。天津靜海,武漢青山,兩地相思,一種情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,你見過滿地灰塵,缺少窗戶的醫院嗎?

                  天津第一批支援武漢醫護人員中,有5名來自靜海區醫院,在這段時間內,5個人默默堅守著作為醫護人員的那份責任,有辛苦,有委屈,有無奈,更有病人康復時的喜悅和彼此守護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區醫院5名醫護人員在前往武漢的航班上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五人都來自靜海區醫院,但分屬兩個科室。單昆、馬君、任鳳金來自重癥醫學科(ICU),任鳳金是醫生,單昆、馬君,一個是護士長,一個是副護士長。張海生蔣園園出自呼吸科,前者是醫生,後者是護士。兩個科室的醫護人員並不熟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天津出發之前,馬君擔心靜海區醫院ICU裏的設備型號與武漢ω 當地醫院的不一樣。她多次回顧各種設備的使用方法,路上和單昆像背課文一樣念叨著操作流程,甚至一邊念叨一邊記錄在手機備忘錄裏,以便到達武漢就能】順利對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接管武鋼二院後,情況糟到超出大家的想象:病房很長時間沒有使用,地上蓋著厚厚的灰塵,甚至有的窗戶缺失玻璃,醫療器械殘缺不全,僅有的設備和自家醫院相差甚遠,背誦了一路的操作規範沒有用武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情況更讓人心焦的是,在天津醫療隊進入之前,武鋼二院已經接收了不少危重病人,這些病人在醫院裏對醫療隊的到來望眼欲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武鋼二院大門

                  行動!馬上行動!指揮部傳出了命令:第一批人員進入紅區,邊打掃衛生邊救治病人!

                  1月28日,天津援助醫療隊開始分批進入武鋼二院“紅區”,這也是整個天津支援武漢力量第一次進入紅區。按照分工,第一批上午8:00開始進入,其中就包括單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這個人膽子比較¤大,幾乎沒怕過什麽事”。回憶一個月前的場景,單昆說的雲淡風輕。但大家都明白,一開始的時候經歷了什麽:

                  張海生發現,接管之初的武鋼二院連藥品都缺,紅區裏甚至沒有紙筆,只能靠兩部對講機和外面的領隊溝通準備物資。沒有藥品,缺少器械,好比戰場上缺少彈藥;

                  馬君發現,患者中很多都是聚集性感染,一家人都到了醫院,無助感籠罩著病人群體;

                  蔣園園發現,紅區內每個人都要ㄨ穿著隔離服戴著護目鏡和口罩,很難分辨出來誰是誰,進去沒多久,護目鏡上就滿是水汽,需要斜著眼來觀察各種情況;

                  任鳳金發現,一進去№病人喊著救命恩人來了的時候,心裏會感覺特別難受;

                  單昆發現,病人心理特別脆弱經常會哭出聲來,重癥科護士要充當心理醫生安撫患者;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,我們已經治愈超過100人

                  在靜海的5名醫護中,張海生是呼吸科醫生,算是專業最為對口的。2004年開始工作後,一直在呼吸科。作為專業人員,在新→冠肺炎疫情剛剛出現不久,張海生就一直關註著疫情的發展變化,從天津出發之前,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,但到武鋼二院的時候,還是讓他驚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武漢形勢挺嚴峻的,因為在年前的時候也關註這一塊,畢竟也是搞呼吸的,也看這方面新聞報道,知道情況比較嚴重,感染的比較多,但是沒想到這麽嚴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鳳金救治的一名老人,已經康復可以出院,當醫生通知她時,老人高興得手舞足蹈,可過一會兒又不想出院了,擔心出去再次被感染。當聽說出院後還要去當地政府安排的隔離點時,老人突然情緒激動,說什麽◥也不肯去,任鳳金只能放下手頭的工作耐心勸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治療之余,單昆曾和一位大爺嘮了幾句家常,竟然把大爺嘮哭了,大爺哭的像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武鋼二院治愈出院的患者

                  張海生救治的患者中,有一家人夫妻、孩子、嶽母全部染病。其中妻子因為病情特別嚴重,離開□了人世。丈夫沒事的時候,拉著醫護人員的手,拿出結婚證和身份證,講述二人曾經的點點滴滴,往日恩愛,變成天地兩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定要保住其他三人的生命ㄨ!讓悲劇到此為止!醫護們暗暗下了決心。一個月將滿之時,經過精心救治,剩下的三口人,都已經康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好的消息是,一個月時間內,天津醫療隊在武鋼第二醫院成功治療康復的病人超過了◣100人!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,其實我們也想家

                  25日晚餐的時候,任鳳金吃到了喜歡的宮保雞丁,為了保障天津醫護人員的餐飲,基地工作人員一直在想盡辦法做好後勤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湖北當地醫生,任鳳金是大學同學中↓唯一支援湖北的醫生,每天都有人詢問在武漢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開始在大年三十晚上接到要支援湖北的消息時,任鳳金只告訴了對象,但在出發時,還是沒能瞞住父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出發之前,任鳳金在ICU工作,經歷過很多危難救助,到武鋼二院之後,還是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了。“最開始來的時候,醫院條件不是特別好,有些藥物也不齊全,但是那些患者對我們這些天津醫生都比較理解,而且當時一進去都是喊著救命恩人之類的,當時反正就心裏特別難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副護士長馬君接到了醫院要去武漢支援的消息,正是大年三十,當時一家人正在包餃子。共產黨員、科室骨幹,馬君知道自己這次一定要去第一線,其他都不重要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馬君記憶裏,也有很多溫馨時刻:病人出現好轉時表達的謝意,通過新的方法為病人註射成功,和家裏人報平安時候的笑聲。“既然來了,就要盡最大努力做好,讓病人康復,也讓我們自己不辜負信任。”很少有人知道的是,馬君胃不≡好,腰間盤突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身處“抗疫”前線,張海生總在惦記靜海的父母,父親腦溢血癱瘓在床,母親膝關節不好,走路費勁。對於這一個月的醫療經歷,張海生準備♂寫一下論文,第一手經歷是最重要的,這樣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個病情,找到更好的治療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5名靜海醫護中年齡最小的一個,蔣園園是大家的開心果,樂觀、開朗,活力滿滿。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開心果也有擔憂的時候:家裏的孩子離開媽媽已經一個月了,會不會想媽媽?

                  武漢,希望你們早點回來

                  五人在▂武漢救治患者的同時,靜海區醫院ICU病房正在經歷著生死搶々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區醫院ICU病房門口

                  護士李洪玥準備為一位老年患者穿刺,可老人的身體條件較差,血管不好找。幾位】同事輪番嘗試,就是沒人敢下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時有人說了一句:“要是護士長和馬老師在,這種事分分鐘搞定。”同事說的護士長是單昆,馬老師是馬君,馬君是科室副護士長,同時兼任教學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單昆和馬君奔赴前線後,ICU由另外一位副護士長閆秀俊接任,平時三個人的活兒,全由閆秀俊一人承攬,除了治療外,還有行政事務,閆秀俊無法時刻盯在治療一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平時習慣了讓護士長和馬老師幫忙,兩人全部調往一線,李洪玥的主心骨沒了。遇到難度更大的操作,怎麽辦?

                  ICU不同於其它科室,這裏什麽樣的重癥病人都能遇到,各科室的技能不僅要掌握還要能操作,病人不能全指望著帶班護士長,更不能明知不行硬上,那樣會造成病人痛苦甚至加劇病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區醫院ICU護士正在緊張工作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區醫院ICU護士正在配藥

                  同樣需要適應的還有閆秀俊,盡管她有29年護理工作經驗,但管理一個20多人的團隊還是頭一次,稍微協調不好就會影響團隊,更會影響患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區醫院ICU裏護士正在對患者進行護理

                  閆秀俊有多年關節炎,站得時間久了,雙腿疼痛厲害。以往累了可以到宿舍休息,如今休息地只有辦公室的一把椅子,盡管宿舍距離辦公室只有十幾米路,但她沒有時間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洪玥好幾次看到閆秀俊坐在椅子上揉膝蓋,看得出關節炎給她帶來的折磨。但別人喊她幫忙時,她毫不猶豫地起身▲去應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區醫院ICU原本有14名醫生,20多名護士,第一批之後陸續又有主力醫生和護士去了武漢,科室裏只剩下7名醫生和十幾名護士留守。科室原本有16張床位,如今增加到22張,已經滿倉,留守的醫護人員加班加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醫生李振偉的家距離醫院只有200米,但從大年三十至今,只回去過一次。他64歲的父親做了胃癌切除手術,就在ICU病區樓上住院。白天李振偉陪著病人,晚上守著父親,兩個年幼的孩子全由妻子一人照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按照父親的病情,完全可以收治到ICU,可ICU住滿只好在普通病房進行監護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年非典時,李振偉剛入職,他全程守在醫院發熱門診參與患者搶救。如今疫情再次來臨,有參戰經驗的他沒有理由退縮,他事先和妻子商量好,做了萬全準備,他數次請戰去湖北,但醫院考慮到他家的實際情況,暫時將他安排在預備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靜海,武漢,春天都要來了

                  接診患者,科室運行,新人成長,李振偉將科室近況向遠在武漢的“家人”報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單昆看到後很欣慰,正是因為留守同事穩住了後方,才讓她們安心在前線戰鬥。

                  2月27日,天津赴武漢第一批支援醫療隊迎來了休整期。即便是休整,單昆和同事們的活動範圍也只有宿舍、食堂和操場,休整沒有固定時間,隨時聽候征調指令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,武鋼二院將由貴州省醫療隊醫護人員接棒。

                  27日中午,單昆所在的護理小組走◢出“紅區”,馬君拍攝了一段天津、貴州兩支醫療隊接棒的短視頻,視頻中兩省市醫護人員齊聲高喊:“武漢加油!中國加油!武漢必勝!中國必勝!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30天,天津醫療隊交出的成績單是武鋼二院治愈出院患者105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30天,從冬到春,愛人告訴單昆,家裏的朱頂紅花開了,紅艷艷的。蔣園園的女兒說,她已經習慣了和ζ姥姥入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天津第一批醫療隊的武漢駐地院內,有幾棵橘子樹,去年結的果實,仍然掛在枝頭,黃澄澄亮的可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春天就要到了,回家的路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天津醫療隊赴武漢戰疫“滿月”:你陪著武漢,我守著“咱家” [2020-02-28]
                同為醫護人員,他們同赴武漢——最美夫妻 並肩抗疫 [2020-02-28]
                【致可敬的你】謝謝你,把我們保護得很好!請,請盡快康復…… [2020-02-28]
                推進復工復產更需“痛快辦事” [2020-02-28]
                李鴻忠暗訪檢查重大項目建設和企業復工復產工作 [2020-02-28]
                天津:抓緊抓實抓細 力爭“雙戰雙贏” [2020-02-27]